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网站

              <address id="p1hfb"></address>
              <font id="p1hfb"></font>

              ?

              紡織儀器之植物靛藍染色牛仔布

              植物靛藍染色牛仔布

              劉干民1,林麗霞2,劉宇翔1

              (1.廣東省紡織工程學會針織牛仔技術開發中心·眾高技術  廣東江門  529400;2.江門職業技術學院  廣東江門  529400)

                     摘要:從牛仔布的通用特點重新推斷牛仔布的起源,中國起源的牛仔布及制品是植物靛藍染色的,綠色環保和循環可再生是植物靛藍染色的特點,對植物靛藍和化學靛藍染色效果進行了比較;研究了植物靛藍染色牛仔布的幾條工業化生產之路,為綠色牛仔布生產提供了可選的有效途徑。

                     關鍵詞:牛仔布;起源;植物靛藍;染色;棉織物;靛草;工藝

               

              一、牛仔布起源新說

                     一般認為牛仔布的起源是:一八五三年移居美國的德國商人利維·斯特勞斯在舊金山倉庫看到堆積如山的帆布,于是,開動腦筋設計一種像墨西哥牧民常穿的那種式樣的褲子,這種褲子受到了礦工、農民和牛仔們的鐘愛,牛仔褲由此而得名。后來由于多種因素的推動而風靡全球,歷久不衰。

                     現代的牛仔布的通用特點是具有經過反復洗滌服用而變得越來越柔軟和令人愛穿的感覺,有比較潔凈和魅力的洗加工表現色,多為靛藍或硫化染料染色。通過洗加工能得到充滿魅力的特殊表現色,如泛白、起花、立體感強烈的效果;不同的洗加工工藝,例如:酵洗、酵漂、酵磨、石磨、懷舊、套染、扎染、扎花、馬騮、貓須、手擦、壓縐、打砂、掃描、手繪、激光處理等,能得到各種各樣的服裝效果。

              我們看看下圖(圖1和圖2)的幾件服裝:

              鍥劇墖.png

              鍥劇墖.png   


               

                     這些服裝是古代也是現在中國的服裝,現在苗族人還在穿著這些服裝,它是棉紗織布、植物靛藍(土靛)染色、牛角牛骨熬制的骨膠粘磨表面加工(類似現代的涂層)而成的,完全具備現代牛仔布和牛仔服裝的通用特點。

                     苗族服飾,苗語叫“嘔欠”,主要由童裝、便裝、盛裝組成,苗族服飾樣式繁多,據不完全統計多達200多種樣式,年代跨度大,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的服裝樣式都能在苗族服飾上找到痕跡。圖1和圖2所示的服裝僅是中國苗族服裝中的一種款式,是苗族服裝體系中的一部分。

                     大思想家荀子(公元前313年~前238年)目睹“靛草”的色素轉化過程及染出由黃變綠、由綠變藍、再變青的過程,發出“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的感嘆,成為了千古名言“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明代宋應星的《天工開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禎十年),該書記載了通過藍(藍草、靛草、板藍根)的古代的制靛過程,可見當時中國已有完整的制靛技術了。

                     從靛藍的制取,到開發出具有牛仔布通用特點的織物和服裝兩方面來看,牛仔布應該起源于中國!中國的牛仔布從起源之初就是植物靛藍染色的,就是綠色環保和有益人類身心健康的,是循環可再生的,這也正是現在紡織所追求的。

              二、植物靛藍

                     從植物(如圖3)中提出靛藍有多種方法,第一種方法是還原古代制靛技術,盡量少的用化學方法制取靛藍和進行染色,這樣的方法不但對環境影響最小,而且可循環、可再生有利于人體健康;第二種方法是將植物靛藍提取成與化學靛藍相仿的顆粒狀,提取過程是化學方法,染色過程同時還是需要燒堿和保險粉等化學物質,這個過程雖然有利于工業化的生產。但是,無論是制靛過程還是染色過程對環境有一定的影響。

                     我們推薦采用第一種方法制取和應用植物靛藍,即:種植靛草(藍草、板藍根,如圖3)——與酒糟和石灰等在一定條件下進行生化反應——形成靛泥——制取植物靛藍染色液,這一過程綠色環保、可循環可再生,是持續發展之道。

              鍥劇墖.png   

                     植物靛藍與現代所用的化學靛藍在染色效果上有些什么樣的不同?能不能得到與化學靛藍同樣效果的顏色呢?我們進行了一些直觀對比試驗和分析:

                     對比試驗1,染色物:純棉10英支紗線,第一種方法制取的植物靛泥和化學靛藍采用同樣的還原方法配制成染色液對紗線進行染色,將植物靛藍對紗線的染色效果與一定濃度的化學靛藍染液染出的紗線效果進行比較,二浸二軋,充分透風氧化。通過目視對色來比較,如表1所示:“5植物靛泥”的顏色效果(圖4)與“1化學靛藍”顏色效果(圖5)接近,可以粗略地判斷試驗用該批植物靛泥的有效成份含量是試驗用該批化學靛藍的五十分之一。

              鍥劇墖.png

              注:用同樣的還原方法是為了染色效果好比較。

               

                   “1化學靛藍”和“5植物靛藍”染紗效果截圖如下(圖4、圖5)。

                  鍥劇墖.png

              鍥劇墖.png  

                     對比試驗2,主要對色牢度進行比較,染色物:三上一下斜紋半漂純棉織物,規格:16S×10S/93×54,化學靛藍與植物靛泥的濃度采用1∶50,分別如表2和表3所示,充分浸軋和充分氧化,烘干后皂洗過水一次,色牢度測試情況如表4所示,從表4可以看出,植物靛泥染色產品色牢度濕摩擦牢度基本相同,干摩擦牢度稍高。

              鍥劇墖.png   鍥劇墖.png

              鍥劇墖.png

              注:測試標準GB/T 3920-2008《紡織品 色牢度試驗 耐摩擦色牢度》,儀器Y571D型多功能色牢度摩擦儀。

                     通過“對比試驗1”和“對比試驗2”可以看出,在合適的工藝條件下,植物靛藍完全可以染出具有良好深度和均勻性的牛仔產品,符合現代牛仔服裝的使用要求。

              三、植物靛藍染色

                     植物靛藍染色是常溫條件下的染色,凡纖維素纖維都可以被它染色,它染牛仔布的途徑有多種。

                     一種是染色牛仔布白坯布,本色白坯布直接染色也能上色,為得到更好的染色效果和顏色的均勻,對本色白坯布進行前處理后的半漂布再進行靛藍染色比較好。這種染色手工方式染色比較普遍,即取一段布在還原好的靛藍池中充分浸泡,然后撈出涼曬氧化,通過反復“浸泡-涼曬”得到不同深淺的植物靛藍染色布。

                     2013年我們把卷染機原理和漿染機氧化架原理結合制作了一臺能連續化生產的植物靛藍染布機,直接安裝在植物靛藍生化還原池上,把生化還原池就當作了染缸,生產效果還是比較好的,如圖6是植物靛藍染布機染色的牛仔布產品。

              鍥劇墖.png   

                     一種是用植物靛藍直接染色絞紗,絞紗打成筒子后,用這些植物靛藍筒子紗制織成牛仔布產品,可以是色織牛仔,可以與其他色紗交織的牛仔產品,可以做成針織牛仔等。這種絞紗機比較特殊,絞紗一半浸在染液中,一半在空氣中,不斷循環卷動,一般一次只能染8~10絞紗,由于染液隨著絞紗的卷動而不斷翻滾造成染液中有效成份的不斷氧化,實際染出的紗線色差會比較大,制織一些比較特殊和對色差敏感性不高的牛仔布產品才有用,品種的局限性大。

                     一種是利用現有的牛仔布染色通用設備漿染聯合機生產線和繩(束)狀染色生產線進行植物靛藍的染色,如果是采用提取成顆粒狀的植物靛藍為原料進行染色,基本的做法與化學靛藍染色相當,這里不再多述。

                     如果采用古法制靛技術方法生產的植物靛泥進行染色,則需要對漿染聯合機或繩(束)狀染色機的化料和循環進行全面的改造,就是要把制靛過程中的靛泥后的生化反應還原池搬到染色車間旁邊來,并根據染色的產量、工藝和植物靛藍生化還原反應的時間來設計生化還原反應池的大小和個數。這個區域的溫度最好是可控制的(因為實踐證明攝氏20℃以下植物靛藍的生化還原反應是很緩慢的),并要確保靛泥的供應和沉積物的處理,這些沉積物是非常好的有機肥料。同時,要根據植物靛藍雜質多的特點設計和改造循環系統和過漏系統。

                     2013年我們進口某品牌的顆粒狀植物靛藍在繩(束)狀染色機上進行過大批量的紗線染色,效果良好,正如表4所反映的那樣植物靛藍染色產品色牢度較化學靛藍稍高,同時,同樣的上染率,得色率也較化學靛藍高,色光純正自然。

              四、結語

                     在中國,牛仔布是生產量非常大的紡織品,據估計中國的年產量超過了25億米,占到了世界牛仔布產量的50%以上,牛仔布在中國有了很大的發展,只有讓牛仔布加入更多的中國元素,讓牛仔服裝顯現更多的中國文化元素,讓牛仔文化烙上更明顯的中國印記,讓牛仔更環保,牛仔布才能真正“起源于中國”!

                     從靛草的種植,還原古老的制靛技術,到植物靛藍染色牛仔布,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一個范例,符合環保、可再生、可循環、可持續發展的現代綠色理念,利用現代科技打造成一個從農業到紡織的綠色生態系統,值得我們不斷努力和好好推廣。

                     采用古法制靛技術和方法生產的植物靛泥進行工業化染色中,靛草的種植和大量收購、合格靛泥的制作與運輸、能否進行快速生化還原、染色后沉積物的處理等,還存在一些政策、行業、技術、成本等方面的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和解決。

               

              參考文獻:

              [1]劉干民.發展中的牛仔織物[C].1992年廣東省恩平市優秀論文.

              [2]劉干民,林麗霞,楊慧彤,劉宇翔.植物靛藍染色分析[C].2016廣東省紡織工程學會優秀學術論文.

              [3] 蕓香.6000年前,靛藍已經走進人類的染坊[J].印染論壇,2016,11.

              [4]劉干民.牛仔布的原料、染色和洗加工[J].棉紡織技術.ISSN 1000-7415/CN61-1132/TS),1999.

              [5]周天生等.廣東紡織大典[M].

               

              作者簡介:

              劉干民,高級工程師,主要研究方向紡織染整企業管理、產品開發、植物靛藍及產品、生態環保新技術的開發和應用、紡織染整傳統生產廠的改造和更新,提供紡織廠染廠的管理和技術的咨詢和服務。

              2017-12-29 16:31

              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网站

                          <address id="p1hfb"></address>
                          <font id="p1hfb"></font>